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风格

追求精神无羁;感受快乐表达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东阳——我的家乡,爱你是复杂的  

2007-10-19 17:11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东阳竹编是从民间编织中脱颖而出的一种工艺。

  编织是人类最古老的工艺之一。新石器时代生存在东阳境内的先民,在渔猎和农耕生活中就利用竹、藤、草、麻、棕等野生材料编织生产、生活用品。

  东阳境内蒲葵、棕榈、梧桐麻、黄毛草、香草根等编织材料丰富,特别是竹子,拥有毛竹、雷竹、筀竹、紫竹、淡竹、慈竹、斑竹、水竹、石竹、苦竹等20多个品种。东阳民间用蒲草打凉鞋讲究孔花与边纹;用棕榈叶编扇子讲究整体造型和编织图案;用棉纱织带子、裙子讲究色彩和花纹图案。就是编织夏日麦秆扇、端午“香包”、冬令火笼及给小孩玩的草蝗虫、篾乌龟等,都能派生出朴素而亮丽的艺术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生活资料的演化,许多原始状态的编织技艺渐渐消亡,而竹编工艺则脱颖而出,成为与东阳木雕齐名,享誉全球的工艺奇葩。

  宋代东阳民间已出现以竹编为主,集木雕、锦绣、珠饰为一体的元宵花灯。明清时期,东阳竹编成为贡品,其中,以筀竹制作的“细篾器”专事充贡。竹编的品种除繁多的日用农家具外,还有科举、求学用的考篮、篾笼,民间礼尚用的粮笼等。东阳竹编艺人,清末就走街串巷,足迹遍及上八府、下三府,其中,考篮、小饭篮,房屋装饰用的门帘、窗帘,礼仪盛典用的托篮、挈盒、果盒、香篮盛行于下三府和宁绍地区。被同行誉为“天下头把篾刀”的谷岱人马富进(1860——1933)融百艺入竹编,追求雅致、精美的装饰效果。马富进为李品芳后裔特制的一对三层托篮,用工三年半,综合运用了编织、雕刻、髹漆、绘画等工艺,编织主体有人物、花鸟图案,成为我国竹编工艺划时代的精品,1952年由故宫博物院收藏。可以说,马富进已由传统意义的“篾匠”向真正意义的“大师”转化。他没有自炫一技,闭门造车,而是在与诸如李品芳家族的交往中,在与下三府、宁绍地区的人文交流中,汲取文化艺术和人文的涵养,触类旁通,举一反三,集设计、创新、制作于一身,成为我国工艺界的一代宗师。马富进所处的时代没有“大师评选”一事,但东阳的历史,中华民族的工艺史都承认,马富进是毋庸置疑的工艺大师。

  1915年马富进的竹编工艺品在美国旧金山“巴拿马万国商品博览会”上获奖。1929年,马富进设计编织的竹编作品《魁星点斗》在世界性的西湖博览会上展出,获“竹编状元”奖匾。博览会总报告以这样的文字说明这件作品:“一魁星独足立于鳌头上,作活跃点斗之势,头部、耳、口、鼻俱全;四指部,手指、脚趾一一分清,上身袒露,下身着盔甲。胸部背部,均表现股肉凹凸之状,飘带飞舞,骨立筋张,全身皆是竹丝编成,不假他材。编法肉体部分作六角形胡椒眼,盔甲上起图案式之花纹。中空,故骨甚轻。而其最妙处,在装置之灵巧——全身分六段,一头,一躯,两手,两足,各为一具体,可装可拆……精制像真,自不待言。木雕之物,已不易完美,竹编人物妙到如此,诚所未见,竹制品中绝无可与伦比者。”

  东阳竹编至此有几大历史性的进步:一是由“篾作”向“艺术品”推进并登上世界艺术的殿堂;二是迅速走向艺术市场;三是大胆吸收传统文化和姐妹艺术的营养,拓展题材,增强创意;四是编织技艺日益精湛,并不断创新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东阳竹编就不断有享誉世界的工艺品面世,人才辈出,精品迭出。

  1954年10月由马烈玉、马正兴在上湖乡楼店村建竹器组,为北京工艺美术服务部制作元宝篮、六角提篮、八角果盒、菠萝罐、花瓶、宫灯、人物花鸟屏风等,其中人物花鸟屏风特邀时任华东美院浙江分院院长的邓白教授设计。1956年六角提篮在波兰展出,深受国际友人赞赏。竹编屏风作为建国十周年献礼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展出,受到国内外人士的高度赞赏。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起,东阳竹编产品向多层次、多功能、高质量发展,其中观赏类和欣赏与实用结合的作品,充分吸收文学艺术特别是木雕艺术的营养,涌现了《三打白骨精》、《仕女弹琴》、《麻姑献寿》、《黛玉葬花》、《金鸡报晓》、《伯乐相马》、《飞马踏燕》以及龙凤宫灯等系列作品。这一时期的作品特别追求形象生动,形神兼备。竹编《金鸡报晓》通过对鸡冠、眼、嘴、胸、翅、羽的精细刻画,将公鸡引吭高唱的神态表现得惟妙惟肖。仿铜器竹编《飞马踏燕》将疾驰的骏马在超过飞翔龙雀的瞬间那矫健、迅捷的“踏燕”之势表现得淋漓尽致。东阳竹编着色传统为“同一色调,少量对比”,有“红配绿、花簇簇,青间紫、不如死,粉笼黄、胜增光,白比黑、分明极”的设色口诀。龙凤麒麟、花鸟人物等色彩作品,则借鉴国画技法,注意明暗、深浅、晕色等效果,较大型作品,则运用镂雕、漂白、烫金、印花等装饰方式。

  1977年,由姚正华、马宣华设计,马宣华夫妇化半年时间创作的《香炉阁》,参照古代鼎的造型,融入楼阁的结构和装饰手法,运用三十多种编织工艺和镂雕、烫金等技法。《香炉阁》被众多国际友人誉为“中华民族当代竹编的杰作”。

  1983年1月,东阳竹编工艺厂接受编制《九龙壁》任务后,组成以姚正华为首的设计组,反复讨论、修改,最后采用蔡平义的设计稿。由蔡平义设计、冯吉生塑坯、何福礼负责编技的大型竹编屏风《九龙壁》以北京故宫的“九龙壁”为素材,运用东阳竹编的各种技艺,历时1年于1984年2月完工,作品融入编织技法150余种,集东阳竹编技艺之大成,在我国竹编艺术史上树起一座新的里程碑。

  东阳竹编至上世纪八十年代走上辉煌,按1988年统计,共推出25个大类3000多个产品,产品远销60多个国家,人物、动物、家具、器皿、装饰、仿古、建筑,应有尽有。东阳竹编从数量上、质量上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  东阳竹编,以马富进为代表的传统编织法有挑一压一、挑二压二、挑三压三、挑一压二、挑一压三、挑一压四和经疏纬密、编串、翻簧阴雕、竹雕装饰、翻簧锯花胶合等16种,它对各种花纹图格的适用在技法上给予理论约定,为编织工艺的主体传承奠定了基础。到二十世纪末,东阳竹编的编技法从六篾起头法九篾起头法,以传统的十六法为母法生发出“十字编”、“六角编”、“图案花编”、“弹花编”等多种新编法,而每一种新编法,又生出无数种变化效果,如“弹花编”就有“交叉”、“直人字”、“三角眼孔雀”、“六角孔雀”、“双层六角”、“菠萝弹花”等等。从精细程度看,过去东阳竹编的篾丝细到一寸见地编百余根,现代作品,篾丝细到每毫米数根。一个杰作就似一本竹编技艺的经典。

  一个竹编精品的问世,包含题材的选择、主题的确定、创作构思、设计(立体造型或平面构图)、编制技法的选用、防蛀处理、色彩处理与上漆等工艺流程,堪称是一个群体智慧的结晶,集体劳动的成果。上世纪八十年代东阳竹编业的辉煌告诉人们:首先,一批工艺精英的出现和他们所具有的人文素养、团队精神、包容意识是竹编工艺发展的重要条件,而以马烈玉、马正兴为首的竹编小组的成立到1978年析东阳木雕厂竹编车间建立竹编工艺厂,正是为这些条件提供了思想和组织的保证。其次,设计创作必须有创新意识和拓展思维,从文学艺术中,从诸如木雕、建筑、戏曲、绘画、雕塑等姐妹艺术中广泛吸取营养。再次,竹编艺人,尤其是领军人物海纳百川的艺术才华,虚心协作的人格力量是精品创作的必要保证。“天有时,地有气,材有美,工有巧,含此四者,然后可以为良。”先秦古籍《考工记》的话不正是揭示了东阳竹编艺术发展的规律么!

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始,东阳竹编面临传统技艺传承和创新的考验,面临工艺品市场发展着的审美需求的挑战,同时迎来新的机遇。

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以徐经彬为代表的艺人拓展了东阳竹编工艺用于园林建筑和宾馆、民居装饰的新领域。徐经彬承接了杭州西湖阮公墩环碧庭园的设计构建和装饰任务。阮公墩环碧庭园轻巧、简捷、淡雅、幽静的艺术效果,使东阳竹编把竹之韵推向一个新的境界,也将竹艺装饰推向国内外市场。随之,他们先后承接了杭州花港公园的观鱼长廊、黄龙洞六角亭等园林的竹编装饰,而后又拓展了公共建筑的室内装饰,其中如杭州楼外楼流翠厅、簧韵厅,北京紫竹园,法国汉堡新北京酒家等。2006年,阮公墩实施拓展、修缮工程,杭州市园文局又要求徐经彬承担设计、装饰任务。

  中国竹工艺大师何福礼,从事东阳竹编数十年,深谙传统,敢于创新,是东阳竹编技艺的集大成者。他负责《九龙壁》编织创作,其成功得到艺界群体的公认,而后,他创作的《哪吒闹海》、《海螺》等都是他的技艺实力的表述。现实告诉人们,东阳竹编技艺需要传人,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竹编技艺亟需抢救。而何福礼正是东阳竹编承前启后的一代传人。2004年,北京故宫“倦勤斋”大修,在全国发榜求贤,寻找会传统翻簧工艺的竹编艺人,何福礼敢于揭榜,并通过故宫专家的多次测试,应聘承揽修复工程,也证明何福礼在东阳竹编史上的地位。

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,卢光华继承平面编织的传统技艺,立足创新,开拓了平面竹编艺术的新领域,登上了新高度,创作了以竹编手法再显书画真迹的系列产品,如壁挂《兰亭序》,立屏《清明上河图》、《饮中八仙》等。他的作品“细如丝,光如绸,薄如绢,透如纱,美如锦”,并开创了凹凸双面的编织技术之先河,使作品具有本是雕刻才有的立体效果;发明了边编边染的技巧,使作品色彩变化达到和谐自然层次分明生动逼真的最佳状态。卢光华的出现并非偶然,他出生于竹编世家,有相应的文史知识,于音乐、书画素有爱好,在文化艺术界择友尊师,举凡种种促进了他迅速登上艺术殿堂,并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。

  前文涉及的人物,在东阳竹编发展中,他们曾以个体的劳动和智慧作出了种种奉献,他们都是在东阳本源文化的土壤中成长起来的,是竹编事业各个历史时期的代表人物,历史自有结论,历史也不会忘记他们。然而,应该承认,东阳竹编乃至整个百工工艺都是历史的、地域的、大众的,都深刻地记载并延续着东阳人的群体情感、价值取向和审美心理。任何个人都不过是东阳人文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,都不过是东阳人文土壤中生长起来的一棵小树!东阳人文是竹编工艺孕育、成长的基因。东阳竹编乃至整个百工工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,如何让百工工艺的机体不至于动脉硬化、意识短路,永远保持经络通畅、气血调和,是历史的期盼,时代的呼唤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